回族文学网站

回族文学2018年第3期  文章正文

苞米

字体:


  生产队的活,有轻重之分,难易之分。还有一些活与环境有关,比如牲口圈起粪,活不重,也不难,但臭气难闻。又比如起场,用叉把麦草挑起,和麦衣子分开,该是好干的活吧?可遇上刮风天,风把麦衣子吹起来,直往你眼睛里钻,脖子里灌,那滋味可不好受。现在,生产队到了锄头遍苞米的时节,锄苞米的活,不重也不难。更重要的是,锄头遍苞米的时节,正值美好的春天,空气清新,春风和煦,鸟啼燕舞,天气不冷不热,肢体舒展,浑身跃跃欲试,让人感觉不仅仅是在干活,而是在享受劳动的欣悦。

  梦娟虽然在锄苞米,却没有感觉到锄苞米给她带来的丝毫快乐,梦娟心里满是愁肠。梦娟肚子里怀着娃娃,已经有四个月了。梦娟的愁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回族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