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族文学网站

回族文学2018年第2期  文章正文

女人·狗

字体:


  女人始终觉得有一双幽怨的眼睛在暗处盯着自己。

  张宝家遭抢了。虽说仅仅丢失了五千块钱,一块女士手表。这对张宝来说是九牛一毛,可把人吓得够呛,都一个月过去了,那间遭抢的屋子总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。案发时,张宝不在家。他是生意人,经常不在家的。得知家里进了贼,他连夜赶回来报了案。公安来了三个人,拍了照,还做了笔录。已经一个月过去了,案子仍旧没有头绪。张宝很失望,对公安局办案效率表示极大不满,更多的时候对家里那条笨蛋阿黄产生莫大的愤慨。阿黄老了,身上的毛像被手闲的孩子薅了一样,一处有,一处没。没毛的地方露出粗糙松塌的老皮,那上面爬满蝇虫;跟人一样一旦上了年纪就变得懒且贪睡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回族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